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关于翻译

今天恰巧看到《冰与火之歌》译者屈畅的沪江专访:我用翻译构建了我的奇幻王国,很多内容很有共鸣,言语也浅显。拿来自勉,也同有志做一些翻译工作的大家共享。

说在前面的话……

翻同人……简直就是个吃力难讨好的苦差事……但是因为自己的文力不够,驾驭不了情节也拿捏不了性格,又画不了画剪不了视频,那么只能为自己喜欢的CP出这点力了。(至于付出的心力,也不能算少吧。特别是大长篇什么的。当然还是看译者的,漫不经心也能出来一篇傻白甜,要追求文学性自然不能那么掉以轻心。质量嘛,外行感觉得出来,内行则看得清清楚楚。)

翻译的好处大概在于:1. 对阅读过、要翻的文的风格、走向,心中有数,成品不至于像(未规划好的原创文)踩香蕉皮,踩到哪儿滑到哪儿。2. 至少吸引了译者,说明原文还是有一定可取之处的。其实就是先为大家扫了一遍文233333333

当然,(视乎译者风格,)可能会有成品千篇一律,或是翻译完全被限制在原文架构内的局限之处。大神级自然不在此列。我等还在苦苦挣扎找到自己的风格。(那么太有译者风格,甚至盖过了原作的翻译,是不是好翻译?读者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那么接下来:

你也许以为《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中文版的译者是一位资深的翻译家,但事实上《冰与火之歌》的中文版翻译却出自一个非英语专业出身的80后之手,他叫屈畅,凭借自己对奇幻文学的热情将《冰与火之歌》的前四卷翻译成中文。


他强调翻译《冰与火之歌》首先必须要有热情,要有对奇幻文学的爱,否则这样一部构架宏大的作品译者很难坚持下去。

先有了爱与热情,才有可能坚持下去并创作出好作品。翻译、写作,均不外如是。


屈畅说翻译小说时,仅仅理解单词的含义是不够的,而是要理解作者每句话的写作意图,要把自己的理解放到整个全文的框架中来考虑。他认为外语理解能力和中文表达能力之间的转换非常重要。对于小说中一些虚构的地名和单词,还有不常见的古典英语单词,他一律按照近似又不拗口的方式来处理。尽力呈现出平易近人的译笔,这是屈畅翻译时处理细节的原则。

细节的不同处理方式,大致可以决定一个译者的风格与好坏吧。


对于屈畅来说,一个很大的困难是其中的场景、景物的静态描写,因为以前读过的这种描写性文字作品比较少,所以自己的译文比较单调,没有原作者笔下的丰富。对于这个翻译拦路虎,屈畅积极阅读中文作品,吸收借鉴其他作家的描写性手法。

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对原文线索和伏笔的还原,这是史诗奇幻的魅力所在,为了最完整地还原马丁原文的精妙,屈畅长期泡在《冰与火之歌》的英文官方论坛,阅读各种帖子,每每看到外国读者的新奇观点就记录下来,对照自己的中文翻译一一校正。屈畅并不是按照自己主观的态度去遣词造句,而是把自己当一个新读者,去揣摩外国读者的想法,然后对自己译文中不协调的地方进行修改。

冰火里有大段大段的描写性文字,这种文字如何翻出神韵实在是很难拿捏。信达雅无捷径可循,只能靠深厚积累、慢工打磨。


在整个翻译过程中,他所花费的翻译时间与修订时间是1:2 甚至1:N,“如果我翻译的时间是1的话,那修订就会用4倍的时间,这样才能做出相对好一点的东西。” 

1:4的话,修订的时间确实好长……字幕组的工作听译偏多,翻文的话修订的时间也少,因为基本不太会回头看。严肃向的翻译的话,自己进行多次review甚至peer review绝对是必不可少的。


屈畅说在接到《冰与火之歌》的翻译工作时,他曾经对自己有过冷静的分析:不是最棒的译者,文笔不算很好, 知识面有缺陷,英语表达是弱项,写作经验非常匮乏......但是这些都抵不过他真诚的热情和投入,他用细致的耐心去迎接这个挑战,并在自己的笔下实现了当初的承诺:看着冰火一步步地成长,一步步地接近王位,让王者最终成为王者。他做到了。

我想,“不是最棒的译者,文笔不算很好, 知识面有缺陷,英语表达是弱项,写作经验非常匮乏”,这个描述大概可以放在我国八成以上的英专学生(包括我)身上而不显突兀。客观原因当然有很多,但负面结果是致命的。要解决这个,只能多看、多练、多思考,慢慢来了。

01 Feb 2015
 
评论
 
热度(3)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