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授翻/Schweinski】looking at the changing skyline 2

前段时间工作上和生活上都特别没有动力,整个人懒洋洋的。这周状态好多了,回来了。

另类为猪总和半决赛攒人品。(这样的设定真的合适吗……)明天今天晚上,半决赛前,一定更完。等下周双子星碰上我就要上波K了。(*/ω╲*)


标题 looking at the changing skyline

作者 neukolln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46399

标题改编自M83的Midnight City歌词。

嗯……退役猪和仍在美国踢球的波的故事。有点虐。有点流水账。本段有一咪咪波猪暗示,及一丁点猪波肉渣。


looking at the changing skyline 看天际变幻 1


看天际变幻 2


大都市璀璨的光线极其适合Basti。在广场上,它们在他银色的头发上流连闪烁,在他看向Lukas的时候又凸显出他明亮的双眼。那不是个专门坑旅客的地方吗,他问Lukas,Lukas回答说是的,当然,我们得去。

他们背靠着高大的圣诞树拍了张照片,倚着溜冰场边的栏杆轮流评论着下面进行的冰球比赛。Basti笑得开怀,靠着Lukas的肩膀发着抖。天气冷得正是雪将下未下的时候,对于Basti来说足够让他扯起围巾挡住口鼻,走路走得颤颤巍巍小心翼翼了。

Lukas不得不克制住自己用双手用嘴唇来治愈他的冲动。

他从街边小贩那儿买了点热乎乎的糖炒栗子,硬塞进Basti手里,完全不理他的白眼。

“怎么这么老套啊,Lukas?”

“闭上嘴,赶紧吃。”Lukas命令道。

 


终于,Basti累得目光都有点呆滞了。长途航班的威力慢慢显现。于是Lukas拖着他上了回去的列车。

他的卧室里开着暖气,暖和得很。他先把Basti弄上床,随后自己爬上床,无视他小声的抗议,小心翼翼地为他解开双膝上的支架,吻一吻留下的红印,又舒展身体,吻上Basti的嘴唇。

他们毫不在意时间流逝地品尝着彼此。不慌不忙的动作温暖了Lukas肤下的每一根静脉和动脉。和以前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里慌乱的吻、共享的房间里度过的匆忙的夜晚相比,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新奇的体验。Lukas竭力抵抗着沮丧的情绪:也许就是如此,这就是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东西,使得再次吐出告别的话语变得不可能。

“我想,我会呆在这儿,过圣诞。”他在Basti颈后说,语中有一丝希冀,有未出口的怂恿。他任Basti轻柔的发尖挠痒他的鼻尖。冬天的时候它们总是比平日里长一些。

过了一会儿,Basti才回答。他的呼吸不稳,Lukas知道他在抵抗袭来的睡意。

“那还有两个礼拜呢。”Basti迷迷糊糊地说。

“我知道,”Lukas说。

又是几秒的空白。

“你家里人怎么办?”Basti问。

Lukas的手向上滑,覆在Basti心口,那里,一颗心脏正慵懒地跳动着。

他说,“圣诞节的家宴上可没有前夫的位置。”

这话说出来,比他感觉到的还要苦涩。Basti没显出丝毫受影响的迹象。他伸伸腿,在Lukas的掌下深深吸进一口气。

“我大概能安排出一点时间吧。”他说,感觉到Lukas紧贴自己的笑容,也轻轻笑了起来。

 


Lukas觉得Basti一定是个巫师,因为第二天上午他真的进了两球,一球是常规时间即将结束的绝杀,扩大优势的另一球则发生在补时刚刚开始的时候。

终场哨响,队友们冲向彼此,冲向看台,像散落的星星一样分布在球场上。

从一堆汗津津的队友身下爬出来,Lukas开心地咧着嘴。他站起身,转向候补席后的看台,几乎是马上就定位了Basti。他们隔着那段距离对彼此笑着,一时间隔离开了身边的狂欢。

Lukas好不容易说服了球场保安将前任德国国家队队长放进球场,这才发现Basti穿的是什么。

“Podolski哈?”他笑着问,看着Basti跳下台阶。他身上穿着Lukas印号的纽约城球衣。

Basti笑着抱紧Lukas。

“我说什么来着?”他问,手臂紧紧环绕着Lukas的脖颈,被冷风吹红的脸颊靠近他耳边,“我说什么来着?”

Lukas毫不遮掩地大笑起来,命令Basti赶紧停下,每次他判断正确总是令人难以忍受。

Basti陪着他去了庆功派对。没过多少时间,没喝几轮酒,几杯啤酒下肚,他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他和Lukas的每一个队友愉快地交谈,每个人都不可避免地为他神魂颠倒。他穿着那身球衣,颈上戴着Lukas的奖牌,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像是回到了过往那些荣耀的时刻。

Lukas借口休息,坐在吧台边看着他,想着他会心甘情愿地和Basti易地而处,会放弃眼前的一切,只为将它们都还给Basti。

只带着一丝惊讶,这个发现沉淀进了他心里。他想,他真是愚蠢地陷进了爱中。

 


“你还没告诉我赌注是什么呢?”Lukas抵着Basti的肩问。终于,他把Basti带回了家,剥光了他的衣服,将他紧紧压在卧室的墙边。

Basti开心地哼哼着,指尖穿梭在Lukas的发间。

“Basti,”Lukas戳戳他。

“嗯?”Basti明显一片茫然。

Lukas舔上他的喉间,那里还残留着颁奖仪式时香槟雨的黏甜,两手扶着Basti的胯骨将他推挤向墙壁,说,“你真是太他妈醉了。”

一声轻轻的闷响,Lukas抬头一看,Basti的头后仰着靠上了墙。

“我——”Basti双眼紧闭,舌头舔舐着下唇,深深吸气,“Lukas,干 | 我。”

Lukas按下Basti的下巴,吻他吻到只能呜咽。

“Lukas,求求你,”Basti没有掩盖自己的欲望,“Lukas,”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他,Lukas说着好,将他拖上床。然后他就在如野火般蔓延的祈求声中失去了意识。

 


“我有人脉啊,”Basti嘴里塞着一大口薯饼,肩上轻松一晃,“还有钱。”

Lukas在桌子另一边瞪着他,一脸不敢相信。他说,“这可是城里最好的理疗师,再说这还是假期呢。”

Basti又耸耸肩,咽下口中的食物,用叉子叉起一根香肠放到嘴边。Lukas尽可能地不去投射过多注意。Basti一直胃口挺大,Lukas为此受到的吸引毫无理由。

“多留几周的话,我得好好安排复健。”Basti说。

Lukas知道,他当然知道。在德国,一群医生和治疗师试着将破碎的Basti拼凑完整,每天都在与经年累月的过度使用累积下来的病痛做斗争。回到那年夏天,闷热潮湿的巴黎,他们即将从国家队退役,从后环抱着他的Basti说,如果时光倒流,他还是会说那些违心的话,还是会咬牙挨过痛苦,以得见荣耀。他只有一个遗憾,那跟足球没关系,不算有关系,他轻轻蹭着Lukas湿润火热的皮肤说,然后挤进Lukas的身体,那之后Lukas能给出的回应就只有Basti的名字了。

 

现时,他看着不为这阵沉默所扰的Basti就要吃完早餐。

“好,”这是他唯一能说的话,因为你现在还有什么遗憾吗?如果可能的话你想改变什么?,并不像是适合在连锁快餐店进行的谈话。

Basti抬眼。

“你二十分钟后就得把我送到那儿,”他说,脚下滑进Lukas的双脚间,“别盯着我了,赶紧吃完那恶心的甜点啦。”

“这是早饭,”Lukas抗议道,低头看着盘子里加了双份巧克力酱的煎饼,脸上发热。

“你巧克力吃到嘴上了,长不大啊你。”Basti大笑。

Lukas没费力去舔,反而拿起桌上的巧克力酱瓶子,洋洋洒洒浇上甜点,只为了看Basti皱起鼻头。


TBC


译者注:

1. 本来看到溜冰场,以为是沃尔曼溜冰场,后来综合一看,应当是洛克菲勒广场

洛克菲勒中心建筑群的中央是一个下凹的小广场,飘扬着联合国的159面彩旗。广场正面有一座金光闪闪的希腊神普罗米修斯飞翔着的雕像,下面有喷泉水池,浮光耀眼,冬季还可作溜冰场。小广场的周围有带状街心花园,供人们小憩,并经常举办各种展览。在广场与5号大道之间的人行道两侧,呈现是一个又一个的花圃。

从1932年起,每年圣诞节前夕,洛克菲勒中心广场都要竖立一棵纽约市最大的圣诞树,这里的圣诞夜景是来纽约的游客必看之处。

2. 关于“烤栗”(roasted chestnuts),似乎是欧洲的圣诞美食,但好像并非德国传统?姑且当做如此,有知道的GN不妨科普一下。

3. “薯饼”,原文为hash brownsw。

4. 关于波在的“纽约城”(New York City)队,参见http://bbs.hupu.com/5652163.html,找到这篇的时候我也是蛮不敢相信的。


looking at the changing skyline 看天际变幻 3 END


译者碎碎念:

我好喜欢好喜欢这个作者的两篇文。真的。

情深当如是。


猪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逞强。波你能不能让我再多看几年你。

06 May 2015
 
评论(24)
 
热度(41)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