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他的科隆,我梦中的科隆。感谢repo~

未知重逢何年,但总要抱有期冀。

确实~

贝岑山下小红猴:

2015.7.11,沃格门查。

沃格门查旅馆的公共休息室很有法国左岸咖啡馆的情调。沙发椅,满墙书架,自助咖啡机和各种茶包,BGM循环放60S的爵士乐,角落里打着橙黄的灯,24小时开放。
休息室里的书都挺有意思,干花,摄影图集,“教你做软陶”,咖啡豆辨别。窗外是瓦格纳大街,对着北威州的天发一会儿呆,喝点红茶泡点咖啡,翻完了两本米夏埃利斯•弗雷德尔的南太平洋摄影本,顺便写了拖了很久早已过了死线的稿子。
摸摸下巴感叹一句真他娘的布尔乔亚。
开个玩笑。
科隆并非我想象的模样。科隆大教堂原本不是我们在书本上见到的黑色,而是纯白——实际上科隆所有哥特式建筑都不是黑的——因为建造者选用了质地易侵蚀的石料,教堂在鲁尔区工业污染的环境里沾满了黑色煤灰,洗都洗不掉;所有教堂每年定期维护以保持其原本面目,然而科隆大教堂太大了以至于修一年都修不好所以永远处在维修中的状态。
科隆人民很好玩。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我几乎没有自己问过路,只要你拿着地图往路边一站露出迷惑的表情就会有一脸跃跃欲试的大叔大爷大妈和大姐姐(?)过来热心地问你“Alles gut?”然后开启啊啊啊啊这个地方嘛你只要找我说的走就好啦很近的不用看地图模式……今早去找S12的时候一个大爷很开心地指着地下告诉我“go upstairs and take the bike”,我忍了很久直到告别之后才笑到炸。啊真是可爱的大爷XDDD
昨儿入住时电梯里遇到个大叔,问我从哪儿来,当知道我来自北京后一脸噢噢噢噢噢我懂的表情。我问他去过北京吗他说去过,“我几乎认不出那是北京!和书上写的不一样!都是摩天楼!”……并且吐槽说他在北京呆了两周只有一天见到了太阳(。)
也是印象深刻XD

今天到勒沃库森去,一路打着球迷的旗号转转转还在一家披萨店吃到了折扣,店主很迷基尔斯滕,他儿子喜欢C罗。

说说科隆大教堂吧。
下午六点半有晚祷弥撒,唱诗班和管风琴美得让人只能跪在那里安静地听。唱的是阿莱格里,《愿主垂悯赐福》中的一段。回头看时,圣堂中门上的彩绘玫瑰窗熠熠生辉,单是坐在那里看,不消两秒就入神了——阳光灼花了眼睛都舍不得看别处。
我相信,科隆大教堂是这个国家里距天堂最近的地方。
建筑上,我从未见过如此集宏大与精巧、悲怆与喜乐于一体的教堂。人说不到科隆就不算来过德国,因为科隆曾是普鲁士的心脏;又说不到科隆大教堂就不算真正朝过圣,因为科隆到底是神罗最有威望的教区之一(和威敏在英格兰的地位差不多)。大约过段时间我才能细细说出科隆教堂的每一处细节的美,昨天看到的东西太多,消化不了,除了感叹已经什么都不会做了。

教堂出来之后因为太兴奋跑进酒吧要了龙舌兰,不幸喝大了,又乱走,跑到莱茵河边看景吹风。看到一条名为罗蕾莱的杜塞—科隆巡游船,想到海涅想到自己写过的幼稚的情书和文,伏在栏杆上大笑。
世间事,莫测难料。
十多年前第一次知道科隆这个城市的时候并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到这里来。
十多年前第一次下决心以后要到德国来念书也不曾预料如今梦想已隐隐在望。
德国于我,意义不仅仅限于足球。
这是个宿命之地。

明早出发去法兰克福。有点舍不得科隆。先写到这里吧,我要在离开之前再去看看它的大街小巷。
未知重逢何年,但总要抱有期冀。
阿门。

12 Jul 2015
 
评论
 
热度(13)
  1. gracefully insane贝岑山下小红猴 转载了此图片
    他的科隆,我梦中的科隆。感谢repo~ 未知重逢何年,但总要抱有期冀。 确实~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