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1

尼玛你看连标题怎么译我都还没确定!所以不要转载!谢谢!(并没人要转啦哈哈哈哈~

以下先是译者的碎碎念,以后大概会删掉,以免影响大家阅读,不过现在还是可以看看。

这篇我之前就介绍过了,没错很久之前……请戳这里。拖了这么久真是……所以即使对自己的翻译不满意也还是先放上来,给自己断了后路。

有雷点,我现在懒得很、事情也多,更新估计也不定时,所以请慎重跳坑。不过原文已完结,欢迎直接饮用源头水~

好久没好好说说咱们爱的这俩老男人了。这不是个圈,所以没什么退圈之说,LO主仍然全心全意地支持着波波,等待着猪总。不过现状大家也看到了,我现在也就等着猪总婚礼、欧洲杯和二胎出世呢~(一定是个美丽的小公主!!)

嗯……坦白说,对于他们俩啊(和任何真人CP),我都不反对/干涉持真爱论的人。个人认知嘛。萌个CP谁还不能做点梦了。只不过,如果他们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这样的他们,我个人是会选择相信他们是这样的,那就是,他们都是对家庭、女票负责任的好男人,同时,他们也是彼此珍视的好朋友。对于真心喜欢的CP,我已经放弃去真正“定义”他们之间的感情,只专注感受美好了。

其实话说这么多,还是希望大家看文归看文,不要钻牛角尖啦。最重要是要开心哦,不开心我给你煮碗面吃啊?

说回到这篇文,就像我之前的介绍PO里提到的一样,这篇文对猪总的塑造,我不认为会讨所有人喜欢。感情观不够成熟的人、猪蜜,我不建议看这篇文……真的……开头这段没啥问题,之后可能我只会在AO3更新,这里做提示

如果有人看了有任何不适……能不能去找原作者抱怨?

很希望能在欧洲杯结束前结束这篇的翻译。毕竟多数是最后一届大赛了嘛。但是想想在一切落幕之后,那不就更不赶时间了?哈哈~总之随缘~不过欢迎鞭打催文挑错。

以下正文开始。


~~~~~~~~~~~~~~~~~~~~~~~~~~~~~~~~~~~~~~~~~~~~~~~~~~~~~~~~~~~~~~~


标题 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作者 madanach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44257


                                         第一章 2004-2009


同寝半周后的某天半夜,Lukas Podolski叫醒了他。Basti可不太喜欢这个主意——他才认识Lukas没几天,的确,他挺喜欢他,真心地喜欢,可除非他想要即刻翘辫子,不然他真的需要睡眠,而Lukas正让完成这个任务的难度不断加大——可是Lukas絮絮叨叨絮絮叨叨,直到他醒了过来才停嘴,往他身上扔了件外套,拉着他上了酒店的屋顶。

“看哪,”Lukas指着湖的另一边,它隐没在凯泽斯劳滕的天际线,只隐约可见。

“看个鬼啊,”Basti说,“你拉我上来看船?”

“可能吧,”Lukas有点不甘心,“继续看。”

Basti睁大了眼睛,试图看清Lukas在看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手上拉紧了身上的外套。

“看见了吗?”Lukas问。

“没有,”Basti说,“而且我累死了,我恨你。我们好像昨天才认识吧。”

“少夸张了,”Lukas说,“看那些光影。”


Basti很快就发现大半夜把他拉去看湖水只是个意外而非常态——通常来说,起床对Lukas来说是个大难题。他总是抱怨着将头埋进枕头,叫着Basti的名字,如果这不是那么诡异得可爱,那可真算得上烦人了。Basti把他会这么觉得归咎于,在此之前,他从未这么快、这么发自本能地和一个人混熟,而且SchweinsteigerPodolski在国家队范围里已经成为一体了。

Lukas是波兰裔,和他差不多大,脸上的笑容是他见过最大大咧咧的。他住在科隆,这是个小小的不足,不过他可以因为他们在球场上梦幻般的一拍即合而忽视这一点。而且,这也给了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感,毕竟一直到现在他总是最小的、最年轻的,也是最脆弱的那一个。

Lukas朝他吼上一句,他吼回去;Lukas在左路突进,他用右脚一传,Lukas顺势将球推进;Lukas在去训练场的路上跳上他的背,Basti扯开笑容,把他的腿掰上自己腰间。

一切无比自然。他从不用思考——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也不想思考。


他们一起训练,当然也和全队一道,过了一周多一点时间,Basti看得出Lukas和他一样,感觉自己不可战胜;和匈牙利的友谊赛即将到来。他没花时间自我怀疑,怎么才过了这么短的时间自己就产生了这种感觉,因为他觉得这感觉无比正确。在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即将到来的晚上,两个人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

“是真的就要开始了,”Lukas说。他睡在床的左侧——他睡起觉来沉得很,而且好像也不在意Basti的拳打脚踢和梦中乱语。

“是吗?”Basti问,“我觉得是。”

“我就信你一次吧,”Lukas说,“靠。我们还没上过场呢。我一定会死的。”

Basti笑了起来,疲累从骨头里泛出来,情绪翻滚,“我的心脏跳得吵死人,上帝啊。”

“我懂,”Lukas嘟囔道,“真希望我的小心脏赶紧安静下来,让我睡个好觉。”

Basti含糊不清地咕哝了些鼓励的话,把脸埋进枕头,希冀着早晨不要太快到来。


匈牙利赢了,但他们仍然感觉自己获得了胜利。离开酒店的时候,Basti大力拍着Lukas的肩膀,在他手腕内侧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


回到拜仁,他明显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为国家队出场一次,他肯定不能算是菜鸟了。他错了,Micha和其他前辈不停地提醒着他,不过他们确实不甘愿地奉上了些许尊重,这也颇值得他骄傲了。

一旦尝到了国家队比赛的味道,他简直无法不再想着它:他总是为了未来能否收到征召心神不宁,即使短时间内并没有国家队的赛程,他在训练中拼尽全力,希望自己还在沃勒尔的关注范围之中。

与此同时,他和Lukas保持着联系。

几乎是一离开凯泽斯劳滕,他们就开始相互发短信了。完全在两人的不经意间,这就成了他们的日常习惯。Basti为了给Lukas回复一个短短的嗯或啊花费巨大,而且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手机上,Phillip现在只要看到他手上拿着手机就忽视他了,还半真不假地拿他打趣——其他人则热衷于嘲笑他,问着电话那边是哪个她,她这么把Basti玩弄于鼓掌之上有多久了。

坦白地说,他并不在意。这让他对球队有了种归属感,而且,他也知道,他和Lukas有点过头了。

有一天晚上,他突然想到,这么说怕是太过于轻描淡写了;此时正是凌晨4点,他呻吟着把手机砸在床头柜上,在完全沉浸于房间的黑暗前,他看到的是手机上Lukas发来的睡个好觉;)。他眨着眼睛适应眼前的黑暗,然后钻进被子里,迎接另一个只有三小时睡眠的夜晚。


转会季来了又走,拜仁依然留着他——感谢上帝——眨眼间,在新年最初的几场比赛里,他们对上了科隆。

Lukas看起来和在凯泽斯劳滕时没什么两样,在场上也同样危险。Basti咧着嘴问他要了球衣,反着穿回了家,Lukas的名字在胸前晃荡。晚些时候Lukas打给了他,他们说个不停,直到两个人都打起了哈欠。Lukas在说晚安之前,取笑他犯困的时候口音尤为浓重。

“你的声音也蠢透了,你可别忘了,”Basti说,对着手机傻傻地笑着,耳边传来Lukas欢快的笑声。


联合会杯来得好像比大家想象得都早。Basti觉得他和Lukas前一天还在担心能否被征召,第二天他们就在法兰克福踢球了。没有人向他们预告过这急迫的节奏、他们又会多么兴奋。

对阵奥地利对Lukas来说是小菜一碟,Basti也在对阵突尼斯时打满全场,尽管阿根廷顽强抵抗,他们仍从小组中脱颖而出。赛后,Lukas把放肆的笑印在Basti颊边,说道,“一点不坏,哈?”

然后就是半决赛,令人头晕目眩、欲罢不能,Basti真想永远这样踢下去,天杀的,可是。可是Adriano踢进了巴西队的第三球,他们再也没追上。幻象破碎了。

Basti全身心地痛恨着这场失利——这就像是被人光天化日强抢了,这种想起他们曾多么接近胜利时他胃中的翻腾感,他再也不想再次经历了。

“你得先输,”他跟Lukas说起这个时,Lukas说,“这样你赢的时候,味道才更好,对吧?”

“别老这么实用主义。”Basti说着,用手肘戳着Lukas。

“别老说这么奇怪的词。”Lukas反击道,“我们会赢下墨西哥的,看着吧。”


他们的确赢了。一人一球,像是上天注定的一样——Basti什么都看不见,眼里全是向他奔来的Lukas;他觉得自己身上像是着了火天哪,以最好的那种方式,人群欢呼着他们的名字,Lukas狂喜的笑回荡在他耳边。


道别的时候,他拥抱Lukas的力度比自己愿意承认的要大得多。他会想念Lukas身上的许多东西——他在早晨缓慢而慵懒的苏醒过来;他们俩轮流把对方引导向早餐桌时,他放在自己腰际的手;他的声音,在呼唤Basti的时候,句尾都带着可见的笑意。他会想念球场上的Lukas给他带来的那些感受。

他会想念Lukas给他带来的那些感受,句号。不过他对此并不提及。忽略不谈可不算是说谎。


等他回到拜仁的时候,Phillip很快什么都懂了:每当手机一震,Basti就反射性地去看,对着Lukas拙劣的小段子开心地笑。

“谁啊?”Phillip挑起眉问道。

“没谁啊,”Basti说,不解于自己心中的负罪感。

Phillip哼了哼,没有继续盘问下去——不过Basti的手机再一次振动起来的时候,他说到,“代我向Lukas问好。”   


TBC

26 Apr 2016
 
评论(20)
 
热度(40)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