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3

标题先不翻了 ̄へ ̄ 如果要refer to这篇文,就暂且先称作走廊文/系列吧。

欢迎挑错/提意见/抽皮鞭催翻译~

这更有关“变化”,猪波双方都有。新人物出场。BG CP瞩目。

这只是文而非现实,脑洞是作者的,与真人无关,请注意拿捏。有问题……请找作者(挖鼻.gif)。不希望被转载,感谢~

以下正文开始。


~~~~~~~~~~~~~~~~~~~~~~~~~~~~~~~~~~~~~~~~~~~~~~~~~~~~~~~~~~~~~~~


标题 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作者 madanach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44257

作品介绍请戳这里


                                         第一章 2004-2009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1

【授翻/Schweinski/猪波】They Were a Long Hallway Ch1-2


一周后,训练结束后,Basti发现自己被走出淋浴间的Lukas的脊背吸引去了注意力。

“哈。”他说,并没太在意——他都看见过赤裸裸的Lukas成千上万次了,那个小小的意想不到的不应对此产生什么影响,但他就是克制不了自己乱晃的眼睛。他从来没意识到Lukas这么健美,还特别“不知羞耻”。

“我在说科隆的事呢,Schweini。”Lukas说着,只有Basti比平常更傻的时候他才这么叫他。Lukas转过身,看见他还包着条围巾,Basti暗暗感谢上帝。

Basti紧紧闭上眼,急速地眨了眨。

“你干嘛呢?”Lukas问。Basti能听得到他话里的笑意,眯了他一眼。

“别出声,”他只能这么说,因为他显然不能说正试着忘掉你的皮肤湿着时候的样子呢

“好吧,小怪胎,”Lukas说,拍拍他的头,穿上鞋。

“下次再聊。”Basti这么跟他说,一等Lukas远远离开视线,就一个劲地把头往储物柜上撞。


说起来,理论意义上讲,他并不反感喜欢上男人这件事。他也认识不少同性恋——事实上,他滑雪时代最好的朋友14岁时就向他出柜了,现在他可和Basti差不多出名呢——而且这种事本就不该那么非黑即白。你又不能选择喜欢上谁,对吧?他总是想,有一天可能他也会喜欢上某个男人,那么到时候再来想该怎么办吧。

这和Lukas是男的毫无关系,真的。但,Lukas是Lukas啊。

他了解Lukas。Lukas了解他。他们亲密到可笑的地步,可突然之间,Basti却感受到这些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定义的东西。那些忐忑不安、莫名的温暖应当已经够了,可现在他的大脑开始问一些十分不合时宜的问题,像是你能不能想出个绝妙的缘由让他把那条牛仔裤给脱了,还有你说他的手抚在你背上时能有多暖,以及他上气不接下气真是美极了,不是吗?

这感觉愚蠢而孩子气,危险地逼近他9岁到16岁之间的几次怦然心动,只不过他知道没那么简单。他可是想和Lukas一起踢球到踢不动为止,这又怎么会是简简单单的想法呢?

他放任自己一径保持沉默,脑海深处总是依稀回荡着别想着它:这感觉很可能会过去的



早春的时候,那些失眠的夜逐渐变得难以承受,他给Felix打了电话。他觉得自己做得还行,将自己的渴望压制到最小,表现得像是从未意识到这点似的,可这档子有关Lukas的事在他体内逐渐积聚发酵,他甚至不知道这感觉何时能够停止,不知道自己能否凭意志摆脱它,更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想要这么做。

接到他的电话,Felix好像很惊讶,不过还是很开心。将近一个小时,他们谈论着训练、滑雪资格赛和拜仁取得德国杯的可能性,很容易地回归到儿时好友轻松的相处模式中。终于,Basti鼓起勇气,清了清喉咙,直击主题。

“我想问个很蠢的问题,”他说。

“问呗,”Felix说。

“真的很蠢,”Basti絮叨道,“无比蠢,超级蠢。”

“嗯哼,说。”

“你是怎么知道你喜欢男人的?”

电话另一头是一片沉默。Basti的脸皱成了一团。突然间,他后悔打给Felix了,他决意忽略胸口那团极其不合时宜的暖意,跑到遥远的随便什么地方做个隐士,远到他不用再看到Lukas的傻傻的美丽的脸的那么个地方。

“问这个干嘛?”终于,Felix开口了。

“没什么为什么,”Basti说。

“说谎,”Felix说。

“没啊。没在说谎。就是好奇嘛。”

“那个人是谁?”

Basti不说话。

“以防你看不到,我现在正瞪着你呢,”Felix说,“我知道我喜欢男人,是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你喜欢上某个男人了吗?”

“可能吧,”Basti允许自己这么说。

“不是可能是确定,”Felix陈述道。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放软语气开了口,“你是感觉很害怕吗?我有过那个阶段。一切都会没事的。”

“我没有,”Basti说,“我觉得是?是的,我觉得我没事。”

“那就好,”Felix说,“那就好。”

又是一会儿过去了,他们俩尴尬地捧着电话。Basti忙着把那种暴露在公众面前的感觉压制下去,Felix咳嗽了一下。

“哈?”Basti说。

“你那是不是,”Felix说,“是不是,你知道的,身体需求的问题?有的时候你就是需要这个罢了。我是说,那就好处理得多了。特别是鉴于你现在所处的环境。”

“这个环境是指国家队和拜仁。”Basti说。

Felix肯定地哼了哼,等着Basti的回答。

“呃,”Basti开口,然后说,“不是的。不。我觉得这从头到尾就只是因为是他。”

“哦,”Felix说,“那,好吧。祝你好运了。”

Basti呻吟出声,“就没什么建议吗?”他能听见电话那头的Felix耸了耸肩。

“我能给你什么建议呀?我自己都快一年没上过床了。”

Basti大笑,又倏忽哑然。“什么,你说认真的?”

“千真万确,”Felix说,“欢迎来到柜子里的世界,这儿烂爆了。我知道这家伙吗?”

“他是我们的11号。”Basti坦白,在自己能犯下更多错误之前挂断了电话。



他毫无章法、心情忧郁地度过了接下来的几周。他试着与问题的根源隔离开来,没想到这居然让自己更难应对:在Lukas身边的时候,他几乎很难克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像是把Lukas压到墙上时他的手会游走到哪里这种问题。因为他觉得Lukas对自己的这种念头大概不会报以什么良好的反应,情绪低落的时候他大半在喝酒、或是打飞机、或者两者一起。

他最钟意的一家酒吧距他家不到一公里,干净,现代,讨人厌地昂贵,坐满了着装很上档次、笑容客套、进退得当的男男女女。慕尼黑的有钱人们在这里用酒精冲走悲伤。他没觉得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不过他也负担得起这儿的消费,所以是否如此仍无定论。

Sarah结识他的那晚,他本不该出现在那里。通常他只在周末喝上一点,不过他渐渐发觉只要多喝水、挑选酒精的时候小心点,平常也没人会发现。她悄声走到他身边,环绕周围的样子像是刚从Vogue杂志上走出来。她看了眼他将空的杯子,说,“你想忘记什么?”

“这搭讪词真是糟透了,”Basti说,惊讶中带着一丝愉悦。

她耸耸肩,“够抓人注意啊。”

“上钩的人多吗?”

“没你想得那么多,”她说,眼神犀利,嘴角上翘,“不过上钩的通常都是我喜欢的。”

“你绝对搞定这一只了,”Basti说。她放肆一笑,偷走了他杯里最后一滴酒。



“我会说法语,我妈妈开了家成衣店,我小时候想做个科学家。”

“你不会说法语,”Basti明知自己是错的还是这么猜了,他喜欢自己搞砸的时候Sarah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看着她在揭晓答案前优雅地深深吸了一口烟。

“错,”她拖长着声音说,牙齿洁白,“我讨厌科学。到你了。”

“我有个哥哥,”Basti说,“我不会写花体字。”他搜肠刮肚找着可说的实话,嘴唇却背叛了大脑,“我是个双。”他尽可能表现得随意,手向后抓住了床栏杆。

如他所料,她抬起了头,却没什么明确的反应,脸上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你是独生子,”过了一会儿,她说。

“我写字超漂亮,”他回答道,她笑了出来,回过头去看向窗外的天际线。

她正在他家的阳台上吸烟,身上穿着他的T恤,过大的部分塞在她自己的牛仔裤后侧口袋里,完全不为Basti脑中的天人交战所动——他几乎还一点都不了解她,却在和她的相处中身心轻快了不少。



“我遇见了一个人,”他在开往训练途中的车上对Lukas这么说道。

好半晌,还半梦半醒的Lukas朝他眨着眼睛,“啥?”他终于开口,声音还和早上Moni把他从床上拽出来扔进Basti车上时一样低沉厚重。

“我遇上个女孩,”Basti稳住声音,“我真的很喜欢她。”

“哦,”Lukas说。

“她叫Sarah,”Basti说,侧头朝副驾驶看去;Lukas扭坐在位置上,眼里还看得出疲倦,但眼神锐利。Basti想去拉住他的手,又不知道自己想证明些什么。

“她很有趣,长得漂亮,她要在柏林呆上一段时间,但是我希望她一回来你就能见见她,”Basti说,试图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路上。

“好啊,”Lukas说,听起来尤为刻意,让Basti不禁猜测这并非他下意识的回答,“祝贺你,Schweini。记得给我看看照片,”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

Basti命令自己扯开一个笑。



他尽可能多地和Sarah交流,和Felix维系起一段不太一样的友情,基础比小时候共同的滑雪经历更坚固些;在拜仁的日子忙成一团,不过他还算过得去,只是不确定训练当中紧盯着Lukas的脖颈到底是使他更为安心还是让他愈加沉沦。



Basti应门的时候已是半夜,他正在看一部只略感兴趣的电影;然后就一头雾水地看着站在他家门口的Lukas了。

“嘿,”Basti傻傻地说。

“嘿,”Lukas回答。他两手都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眉毛轻轻皱起,看起来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

“呃,”Basti说,“怎么了?”

“我……”Lukas说,“我能进去吗?”

Basti依然迷惑地点点头,侧身让Lukas走进门廊。Lukas缩着肩膀,Basti在他身后关上门时他转过身来。

“怎么……”Basti开口。

“Moni怀孕了,”Lukas迅速开口,太快了,他眼睛瞪得溜圆,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在Basti脸上找着什么——他在找什么,Basti不知道。

Basti张开双臂抱住Lukas,因为这是他当下唯一会做的事情了。他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如何,不知道怎么解读脑海中Lukas这番话带来的炸了锅的情感。此时他还意识不到这背后隐藏的含义,想不到家庭爱情或者未来这样的词语;Lukas紧靠着他发着抖,还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而他无法思考。


TBC

09 Jun 2016
 
评论(8)
 
热度(31)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