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波尔蒂生贺】HE, SON OF Köln

雪泽:

       HE, SON OF Köln



       Lukas Podolski出现在教堂里时已经是后半夜了,他的身上带着伤痕,面颊上还残留着点点血迹。Köln看到他回来,迎上前去:“你受伤了Lukas,你不必——下次还是我去吧。”Köln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疼地看了看Lukas的那些红色印记。Lukas扬起了一个微笑,蓝蓝的眼睛在眼眶里打了一个转,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猝不及防给了Köln一个熊抱,回复说:“这大概不是我的血,我没感觉到疼痛——好啦,你可是神父啊,这种事本来就不应该让你沾手,我承诺过你的。”Köln回身到靠近窗边的柜子里找到了Lukas的毛巾,沾了一些热水,他没有打算回应这句话。Lukas看到Köln朝他走回来,又补充道:“我这个月内就要去南边,上到巴伐利亚高原去——你知道,他们越来越不安分了,城里一半的毒品和烟草都从他们那来,甚至还要逼我们替他们跟北威卖东西。不行,我们这里绝对不能有这种不干净的东西,也就只有那些南方佬才干这种不顾后果的交易。”


        Köln开始清理Lukas的伤口,他面色铁青,但手下仍然非常小心,生怕弄疼了年轻人。直到那些血渍全部都被清理干净他才重新开口说道:“你真的一定要去吗?你干不过他们的,真的。他们既然有胆量干,就有实力规避风险。而且,”他犹豫了一下,“光是München手底下就有好几个组织,更不要提整个南部了,他们是利益共同体,能打的人比升杯里的啤酒泡沫还要多。Lukas,别去了,我们可以只管我们这个部分的。”


       Lukas轻声呻吟了一下——确认了他的脸上还是有一些伤口的,热水洗去了那些血痂,使得他的伤口重新接触到了空气,一丝丝红线暴露在他的脸上,显得面色在黑夜与烛光中更加苍白。他盯着Köln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非去不可,为了你,为了整个城市,Father,我一定要去,你拦不住我的。我今天已经清理掉了之前剩下那些全部,只要他们不再往这边运,你就能清净好几个月。我明天就走,我会在下个春天赶回来。”


       然而Lukas没有实现他的诺言,他整整去了三年。等到Köln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是比之前多百倍的伤痕。脖颈上的那些斑斑点点仿佛在控诉他受到了虐待。Köln无法抑制地抱住了他,就像抱住曾经的那个幼小的男孩一样。Köln希望Lukas可以告诉他些什么,但他的男孩只是疲惫地摇了摇头,说:“我累了,Father,我累了。”


       三年后的春色与三年前没有什么不同。莱茵河畔阳光明媚,Lukas又一次走过他已经无比熟悉了的绿叶挂满枝的小路,走过金锁熠熠生光的霍亨索伦大桥。桥的另一边,那是他的教堂,是Köln的大教堂。他走进去,坐在他尚年幼时就熟悉的座位里,听Köln低沉着嗓音动人地布道,看悔恨的人们默默流泪。有时他穿得正式,傻傻地漏出两排牙齿听Köln说“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有时他坐在高高的钟楼里听下面哭丧的哀嚎。“尘归尘,土归土。”Köln念一次,Lukas也就跟着再念一次,“尘归尘,土归土。”他也想跟着痛哭,但他必须坚强地带领这个城市向前。在夜晚他是制裁者,曾经这是Köln的职责,直到有一天Lukas发现了这个秘密,他主动向Köln要求承担这一切。


       这样的平静生活又持续了三年。突然有一天,Köln发现Lukas正在收拾东西,他听见Lukas的嘴里不断喃喃念着:“他来了,他要来了。”Köln吓了一跳,连忙问出了什么事,到底是谁要来,而Lukas什么也不肯说,只是说他这就要离开。Köln不让他走,最后只留下“我或许会在英国”与昏迷的意识。


       果真第二天就来了“客人”。München亲自带着一个年轻人踏上了Köln的土地。教堂里阴暗模糊,阳光透过绘着圣经故事的彩色玻璃投影在地面上,像斑斓的水光游走于这个暗色的世界。


       München先开了口,他愿意用10%的生意向Köln换取Lukas Podolski。Köln将右手伸进了神父袍,握紧了那个已经许久未用过的冰凉金属,扳机里的弹簧“喀拉”地唱着歌,他的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你真的是很可笑啊München,我还愿意用莱茵河的使用权换你身边这个可爱的年轻人的可爱的头颅,你同意吗?München假装正色地思考了一下,说道:“啊——可是我认为,你那点可怜的河道的价值连这个可爱的年轻人的一根头发也比不上。不过Köln,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是你可没有理由拒绝听一个受难者的忏悔。尤其,”München勾起了嘴角,“作为一个神父。”


       Köln只好听了这个名为Bastian Schweinsteiger的“可爱的年轻人”的忏悔,他自然也就明白了为什么Lukas Podolski在那日回来时是那般的神色与满身的伤痕。Köln的怒火从未有过如此的旺盛,他想要把冰冷的枪口对准Schweinsteiger的左耳,然后看到子弹冒着热气带着鲜血从另一只耳朵飞速穿出——但是他不能这样,首先他现在是一名“神父”,其次是因为这人说:“我爱他,Köln,我会保护他,求你,求你把他交给我。”


       Köln不在乎这个在他看来无比放肆的请求,Lukas不是属于他的,他没有权力把他什么“交给他”。但Köln深知,远在异乡的Lukas Podolski需要一些照顾,如果他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找到他保护他,也许Schweinsteiger可以充做他的猎犬。München强大的势力可以为他所用,何乐而不为?


       Köln丢失了他的男孩,却无比愚蠢地寄希望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他失去理智,整日奔走于欧罗巴的大陆。他的教堂成了他唯一的心灵堡垒。“我一无所有。”他再次念道,“我一无所有。”


       他的城市再也不复往日的安宁。Köln仿佛已经忘却了他自己定下要守护这片土地的誓言。霍亨索伦桥上再也没有情侣携手同肩,已被挂上的金锁被各种暴力拆下,负心的情人分道扬镳。Köln甚至命令另一个男孩代替Lukas坐在教堂里,他觉得自己看到了Lukas Podolski,而事实上那却又不是Lukas Podolski。在无限幻想与虚妄中,Köln对这个男孩下了手。


       Schweinsteiger终于又找到了Köln,而这时时间又已飞速而逝,这已是Lukas离开Köln的第三个年头,连Schweinsteiger也不再会被叫做年轻人,他已经成为München能够独当一面的二把手。青春从他的生命中远去,但他青春的回忆却从未走远。他望着Köln的“宫殿”,仿佛看见了Lukas Podolski的曾经的一切。因为他热爱,所以他也必会热爱。


       Köln一见到Schweinsteiger,一把就揪住了他的领带。Köln的声音无比颤抖却又夹杂着兴奋:“你……你找到他了!”这个肯定的语句的背后是Köln三年来无尽的绝望。Schweinsteiger扯开了Köln的手,右手抚上喉结:“没有,但是我就要找到他了……他曾经甚至……甚至还回来过……”这时他突然爆发出一句强烈的怒吼,“他/妈/的!Köln!你/他/妈究竟是怎么搞得?!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回来过!”


       Köln浑浊的目光凝固了,他紧盯着穹顶上耶稣的复生却不自知,如视犲虎。Schweinsteiger说,“我四次都看到了他,却让他四次都逃掉。那曾经……只不过是一个误会,我甚至还来不及解释……Luki……”他已经不是在和Köln对话了,因为听者已经迷失于记忆,而讲者尚未脱离悔恨之海。他们此刻对话的即为上帝,而这个上帝的名字叫做Lukas Podolski。


       Schweinsteiger离开了,他要动身前去英国。这次他不会再让他的信仰逃离,他会和他解释清一切,他会紧紧地抱住他再也不松手。在巴西的那一次,他在沙滩上无数的游人中找到了Lukas,那双蓝色的眼睛闪烁着的光芒让天空与大海失色,而一转眼却又消失于茫茫的人海,天海合为一线,没有人能够看到终点。


       Köln意识到了为什么他们可以在鲁尔区这个不平静地域里少灾少难地继续生活下去,因为Lukas曾经回来的时候必是付出了加倍的努力。Köln后悔不已,他在虚幻中迷失了自我,以为曾经的骄傲可以击退现实的一切阻力。哪怕没有我们的骄傲,Köln想,这个城市也必须要坚强地活下去,不能被击溃,不能被打垮,真正的Köln人无所畏惧。Lukas,你也是这样的啊!


       Köln收回了他的目光,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仿佛看到有一天,教堂的门大开,金色的夕阳从正门照射进来照亮整个世界,Bastian Schweinsteiger带回了离家许久的Lukas Podolski,而Lukas会像孩子一般扑进他的怀里捶他——诶呀,我大概是吃不消这小子的拳头的——然后Köln会抱住他,在他的额头印下我们的圣父祝福过的一吻,再然后,Lukas会说什么呢?他一定会说:


       “Father, your son is back.And he’ll never be away again.”


==========

晚上好,德国这时候应该还没进入四号。

中间三年的故事我会在施建军的生日放出,从此我就再也不给他们俩写生贺了。至于其他的,也许我会找一些外文来翻译,但是基本不会再写了。

我对写这些RPS感觉不是很好。

现在他们都从国家队离开,06年的童话自三月底就已完结,新的生活刚刚开始,我祝福他们两个。

这篇就是想写一下我们的波尔蒂的一些事情,但是却又不想按照原本的那样来写,就安排了这样一个背景。我自知才能有限,此篇及后篇只为纪念这些时光,如有BUG或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见谅与指教。

谨以此篇纪念那些曾经美好的青春与岁月。

这里雪泽,祝阅读愉快。

PS 我想找Basti在赛后喊波尔蒂Luki的视频,但是没有找到,如果有资源的大大希望能顺手甩个链接给我,十分感谢。【深鞠躬

12 Jun 2018
 
评论
 
热度(12)
  1. gracefully insane雪泽 转载了此文字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