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德足相关。不定期删除话唠产物。
In Pod I trust.
猪波 | 新花 |(盾冬)| 不拆可逆党
但碰见Kloski和波波鱼就容易用力拆猪波……
偶尔动笔翻译。
 
 

【个人心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相信Schweinski。

胃有点疼,伴着手边一杯温热的牛奶,慢慢写一篇感动又有点吐黑泥的久违的日志。

我是在他德巴西夺冠后才真正入坑的。
当时我在一个现今很热但当时一般红火的CP坑里。
在我家,看足球大赛(基本等于世界杯)是传统。四年前,我像八年前一样,和我妈在电视机前波澜不惊地看球——年岁增长,我竟然有点能够领会这项运动(或者说所有竞技体育)的迷人之处,但毕竟自己的国家队暂时进不了正赛,那就只能关注一下之前就莫名有好感的德国队。(没错10年我的初心是穆勒V(^_^)V)
加时赛1:0,what a goal!嗨森!鸡冻!足球好好玩!卧槽这俩谁!在干嘛?!我现在就要他们的全部信息!RIGHT NOW!!!
然后,一失足成千古恨。跌落马里亚纳海沟,没有生还可能。
成天熬夜找图补课看球。
OJBK,从海沟底部向地心运动不带回头的。

所以其实我是个新粉。
我甚至对06世界杯毫无印象。
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Schweinski粉都和我一样,看见他们在一起笑闹,时钟就自动拨回了2006年夏天

这四年当然是错过了他们俩最巅峰的时刻。我看着有些球迷漫不经心地叫着他波飞机,有些抱怨着怎么还不卖猪,看着一个继续颠沛流离,另一个本以为会永远在原地却竟也远走他乡。我都可以接受,没关系,因为我对他们的喜爱是不因外界诋毁而改变的,而他们就更问心无愧:美好的仗已经打过,当跑的路已经跑完,有何羞愧?波写的特别对,”if you cannot be satisfied with your career, who will?” 这和当初维护拜仁波的猪一样啊。猪波相护,诚不我欺,fine。

说来矫情,这期间,关于他们,我唯一一次真的生气、耿耿于怀,是源于双队长粉的一篇lofter。
我对短是喜爱的,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敬爱。他将天蝎的某些特质表露和发挥到了百分之百,同为天蝎的我既理解,也有点畏惧。
不同性格的人会喜欢不同的CP,双队长和猪波就是两种不同风味的CP。我本以为这之间没有矛盾,但看到那篇日志之后还是炸了。

一起笑一起闹算什么,一起哭过的才是真。

大意是这样。

我知道他指的是那年欧冠。那次锁骨受伤。
我想想,真的是啊,他们俩在国家队永远是笑脸多诶。
然后就好生气。凭什么这样简单就能否定另一种感情?
然后就更生气。你当年为什么不留在拜仁再坚持一下,做他的队友陪在他身边?!为什么不好好改造自己精进自己让别人无话可说?为什么要受伤为什么要坐板凳!
我甚至怀疑,我太肤浅了吧?他们也许没那么好吧?可能就是一起笑笑闹闹的狐朋狗友?平时都见不着面的,能有多深感情?

后来还是想通了。最简单的那句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以及人长大了就是会比较容易接受那些无奈和身不由己。
CP那方面也放弃思考。(也是因为一直持续有糖啦……

所以今天我最有感触的,是波在信里写猪经历过的失利。
看见你的成功,也看见你的累/泪/伤。
他是真的有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啊。
这才是真的释然了。QAQ

四年啦。而他们?十四年了诶~对他们不妄加评论了。
我想他们之间有些什么,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我相信Schweinski。

28 Aug 2018
 
评论(4)
 
热度(7)
© gracefully insane | Powered by LOFTER